投资笔记

关注科技创新平台经济,精准落实宏观经济政策

时间:2016-05-25 来源:本站 阅读量:572


作者:冷玉文

新型平台经济,通俗讲叫生态圈经济,是介于宏观与微观的中间地带,是现代经济结构中最具活力的部分。它是围绕技术创新(一项或一系列核心技术)、或者围绕商业模式创新(一套新的生活、商业模式)所建立起来的某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在平台经济体内形成了自己的标准体系、运作规则,从而产生跨界的产业组合,创新的产业模式,由此带来的经济体的扩张是十分迅猛的。从苹果到GOOGLE,从阿里到UBER,无一不是在打造自己的生态圈。一个个新兴的巨型公司快速崛起,这种生态圈经济对传统产业的冲击、对新经济的贡献都是有目共睹的,这里不再总结了。

问题在于一个良性的生态圈是如何构成的?培育良性的新型平台经济对于宏观经济的意义在何处?

首先要表明的一个观点就是,一个有活力可持续发展的生态圈经济一定是建立在核心技术突破的基础上的。苹果和GOOGLE就是成功的典型,当然如果生态圈的核心失去了技术创新的动力和能力,那么这个生态圈也就濒临破解。相对应的,阿里(淘宝)和UBER的生态圈就不这么牢固了,没有技术壁垒能够阻挡平行竞争的时候,这种生态链条是十分危险的。当然它也可以在发展中逐步建立起规模的壁垒,但是随着技术进步纵向的生态圈发展很容易击溃原有的格局。至于乐视、小米宣称的生态圈是属于自娱自乐型,基本上是建立在短暂的粉丝经济的支撑下,既无商业模式创新又无核心技术保护。所以这种僵化的吸收只是学到了新型平台经济外观皮毛,而没有抓住最本质核心的东西。与之对比的一个正面典型就是中国高铁,通过市场换技术,再推进技术自主创新逐步带动整个轨道交通产业的升级,从装备制造到运营管理,都在逐步打造自己的生态链条,尽管还不完整,但是已经把主动权牢牢抓在了自己手里。

66sfjc.png


从历史上看,生态圈经济是有产业发展基础的,只不过传统的生态圈经济基本上是围绕单一的产业形成的,传统的行业巨头跨国公司就是各自行业生态圈的核心,包括杜邦、拜尔、西门子、3M、陶氏化学等等,你会发现在这个行业里面怎么混都有他们的影子。但是新的跨界的生态圈对他们的冲击也是十分巨大的。

所以说,要重视打造良性的生态经济圈,就要重视核心技术的突破,尤其是有广泛产业应用价值的核心技术突破。如EUHT,是通信领域的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解决了高速移动状态下的宽带通信问题,是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核心突破,围绕着一代通信产业升级就能打造出千亿级的新兴产业生态。


培育良性的生态经济圈对于宏观经济乃至微观经济的意义在哪里呢?

首先对于宏观经济来说,微观经济的低效使得宏观经济政策执行效果南辕北辙。本届政府大力推动的一带一路、万众创新、供给侧改革,本来都是从结构上改善现有经济结构的重复、粗放的问题,但是如果企业没有很好地实现内涵式、创新式发展,一切又会回归靠增发货币的投资拉动型增长。

就像中国的股市,只要上市公司的发展缺乏后劲,业绩跟不上,从投资机构到上市公司都热衷于装概念炒概念,证监会出台再多的政策也于事无补。很多时候反而会画蛇添足,带来很多不必要的人为市场波动。从根本上救市不能靠输血式的资金助推,靠的必须是上市公司本身质量的提高。

其次,在整个宏观经济面临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很多产业都面临升级和结构性调整,行业巨头都在围绕新兴生态经济的冲击下调整战略调整布局,例如电商平台对传统零售产业的冲击,以特斯拉、GOOGLE、比亚迪对传统汽车产业的冲击,移动终端对传统互联网结构的冲击,UBER、Yandex的大范围跨界整合等等。原来依靠大公司产业链发展的大量中小实体一夜之间发现大公司都在调整,原本行业整合的核心由这些行业巨头变成了新型的经济平台,这些中小公司如何应对何去何从?这就要靠新兴的生态经济来吸收带动他们。宏观政策的落实也要通过中间的生态经济圈再辐射到大量实体企业。所以产业政策不是要直接扶植中小企业创新,而是要通过培育核心技术打造良性的生态经济圈,从而逐步带动中小企业创新转型。没有这种精准的产业政策推动,宏观政策的执行效率将大打折扣甚至会陷入高速增长陷阱。

593806e5jw1f47gzhuut3j20au06474b12312.jpg


再次,新型平台经济发展是符合未来分布式社会结构、分布式经济体结构的需求的。随着工业2025计划的实施,传统的工业体系和行业结构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在底层众多的中小生产经营单位将被数量不多的平台经济所整合,形成国民经济的新体系,甚至形成某些领域的国际经济新体系。典型的像阿里的淘宝生态圈,谷歌的安卓生态圈,而众多互联网公司、新能源公司竞相开发电动汽车更是开始了对传统国民经济支柱汽车产业的巨大冲击。在未来的移动网络平台上,汽车只是成了像智能手机一样的移动终端被重新定义和归类。

最后还是要强调,在这些新型平台经济竞争壮大的过程中,除了以国家为单位形成的平台壁垒之外(如百度、微信),核心技术体系将成为成功的关键,这也是像GOOGLE、FACEBOOK等如此重视技术甚至硬件技术的原因。因为在平台整合当中,所有传统成熟的技术都将沦为平台的底层任人调用,只有核心领先的技术才有能力站在平台顶层。简单说就是短板决定一切,一切可以复制模仿的都是容易被打破的,只有核心技术的突破是无法抄袭学习的。马斯克的狂是建立在对技术的疯狂追求之上,而贾跃亭的狂只是建立在规划的巨大商业版图上,但是这巨大的版图有什么支撑?又有什么壁垒阻止野蛮人的入侵呢?

所以我们要重视新型平台经济,尤其是以技术壁垒为核心打造的生态经济圈才能给我们的国民经济带来持久的增长活力。也才能实现创新转型的经济发展战略,宏观经济政策才能得到顺利实现,我们的国民经济发展才能逐步走出L型的底部,逐步进入U型反转,从而在全球经济升级的过程中真正实现弯道超车。


热门文章荐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