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笔记

科技创新是立国之本 是经济转型升级原动力——一位投资人眼中的供给

时间:2016-05-25 来源:本站 阅读量:892

作者:冷玉文


先从笔者的一次经历讲起。2015年两会期间,笔者曾与国内某知名互联网公司M总有过一次专程会面,主题是介绍一个通信类的国家重大专项给M总。技术讲过后,我就说:“M总,做社交网络是你们的强项,我希望你们的团队能够关注到宽带无线通信技术的发展,以及对于社交模式和商业模式的推动作用。”双方谈的很融洽。只是随后参会的某位M总下属跟我邮件联系,大概意思是他们还是专注于社交平台的开发,通信技术尤其是硬件技术距离比较远,这应该是运营商关心的事情。这事就这么过去了,直到最近大家都看到新闻了,Facebook开始研发下一代无线通信技术。据媒体报道,因业务发展需要新的电信网络支持,Facebook因此试图与电信业公司合作,推动通信网络设计的分享。FB希望推动电信设备商和运营商分享设计和技术,从而加快普及高速通信网络。

这,就是不同。

笔者无意评价Facebook宣称的技术到了哪个试验阶段,也无意评价Facebook振臂一挥,国内科技媒体一哄而上摇旗呐喊,而根本无视国内重大科技专项超高速无线通信技术(EUHT)早已实现了Facebook畅想的通信环境。我想说的是,在应用倒逼技术升级的当下,作为短板的硬件技术就成了商场的制高点,如果我们依然忽略技术创新,一味沉浸在商业应用开发的狂欢中,那么在下一代技术升级的产业革命中,我们依旧摆脱不了被动跟随的局面。前有联想、紫光收购核心资产屡屡受挫的案例,后有中兴被制裁的教训,就像习总书记讲的“一个互联网企业即便规模再大、市值再高,如果核心元器件严重依赖外国,供应链的‘命门’掌握在别人手里,那就好比在别人的墙基上砌房子,再大再漂亮也可能经不起风雨,甚至会不堪一击。”对比我们的明星互联网公司,他们的地基在哪里?

实际上,高层对此已高度重视,“科技创新”近期频繁出现在国家领导人的谈话中。今年初,习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研讨班上的讲话中提到,经济发展面临动力转换节点,低成本资源和要素投入形成的驱动力明显减弱,经济增长需要更多驱动力创新。3个月之后,习总书记在网信工作座谈会上再次提及,尽快在核心技术上取得突破,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

科技4.jpg

可以说,“科技创新”已经成为我国经济改革的重要支点,也是我国保持国际竞争力的重要瓶颈和突破口所在。科技创新的说法并不新鲜,历来的国家政策一直是坚决支持科技创新,但是我国在核心技术方面仍然少有全球性引领技术。要改变这种局面,有几个方面需要引起重视:

第一,科技创新的重点是全力支持核心技术突破。就像当年发展核技术一样要集中力量突破核心技术。一个核心技术突破比一万个普通技术革新更重要。核心技术突破的战略影响力就是它可以带动一批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因为它可以成为标准的制定者和行业的引领者。什么样的技术才是真正核心技术?习总书记在网信工作座谈会的讲话中指出,“什么是核心技术?我看,可以从3个方面把握:一是基础技术、通用技术。二是非对称技术、“杀手锏”技术。三是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举个例子就是前面提到的通信方面的国家重大专项EUHT,已经非常接近国际电联对下一代通信技术的核心指标规划,这就属于核心技术。

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上,所有的创新都是在为别人做嫁衣裳。中国的科技和经济正在从跟随到局部超越的阶段,这时候核心技术就是重中之重,技术体系之争、技术标准之争将成为未来大国博弈的重要部分。就像EUHT,是国家重大科技专项,解决了高速移动状态下的宽带通信问题,是下一代移动通信技术的核心突破。它的重要性从美国人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连续三年(2013、2014、2015)给美国会的中国问题报告中都专题指出,UHT/EUHT标准可成为IEEE 802.11n的替代标准。美贸易代表办公室的报告要求中国政府把此项技术并入美国的IEEE802.11体系中。对此,我们又该如何应对呢?

1.png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2013年、2014年、2015年连续三年向美国国会提交的该报告中提到EUHT将成为IEEE802.11的替代标准

第二,科技创新尤其是核心技术突破需要产业政策和产业机构的大力配合。科技创新和突破绝不仅仅是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的事情,而要发挥产业链的作用,要符合产业化升级的需要。没有巨大产业应用价值的技术突破不是我们所指的核心技术。

创新技术突破需要产业化应用环境,但是,我国很多新技术突破尤其是核心技术突破应用中,阻力往往来自于产业链中原有的技术代表。相信很多科技创业者都有类似同感,打破原有技术体系和结构就像改革一样需要决策者的眼光和胆识。但不幸的是,很多决策者对技术并不清楚,只能依靠身边技术专家的解释,有很大的片面性。所以要有独立的创新技术评估机构,要整合科研技术专家、产业机构技术负责人和投资机构共同评估技术的新进展和可应用性。对于新的技术突破要敢于开放市场进行试点,像习总书记提出的要搞揭榜挂帅,以实际试点数据大胆进行横向比较,挑出真正能经得起科学实验、经得起产业化试点的技术创新。例图

2.png

摘自《超宽带无线局域网(EUHT)设备传输性能测试报告》——全路通统好设计院铁路无线电检测中心2015.03

有了科学的技术评测和对比,以现场应用效果说话,行业主管部门才能有针对性的出台产业扶植政策,也可以避免很多地方的创业创新基地流于形式,虚假、包装的伪科技创新类项目都会在公开透明的赛场上现出原形。扶贫需要精准,支持创新也需要精准。

第三、创新技术应用需要金融政策和金融机构的大力支持,现有的投融资体系对于科技项目和科技类公司的评估形式僵化,注重主体而忽视项目是最主要的问题。我国的金融体系到现在为止主要是为国有经济服务,虽然中央一再强调搞活市场经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推进科技创新类企业融资,但是实际效果却雷声大雨点小。道理很简单,我们现有的信用评估体系和信贷管理制度的僵化决定了只有国企央企才是金融机构真正的优质客户。不看项目、看不懂项目是金融机构从业人员普遍存在的问题,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而是不需要。目前,金融机构的业务人员普遍对风控部门充满怨言,为什么?就是他们只看公司资质、财务报表,对项目的实际情况和风险完全缺乏认识,尤其是科技类项目。造成的后果就是,只要项目公司是国有的、规模大、过往资信评级高,项目好坏是无所谓的。所以才有各种通道业务满天飞。相反,企业小、资信不够,技术再好的项目也难过会。这就是导致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缺乏活力的根本。当然现有的信用评级体系合理不合理可以另行讨论。

对上述问题有人会说,资信级别不够当然不能通过信贷解决。那我们再看看直接融资端或者说股权融资体系存在的问题。业内目前盛行的投资逻辑是,项目最好有国企背景、比较成熟稳定有现金流有稳定利润;亦或是热点行业比如O2O、新能源、各种互联网+等各种热门概念;再退一步,是明星企业,最好是马上要上市的,只要能上市做什么业务不用管,导致新三板新四板等等各种板层出不穷。很少有人认真地分析跟踪行业、跟踪项目,都想着赚快钱,从资本市场快速套现。很少有人会说只要项目好,不上市我也愿意投,关注科技项目培育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只重视主体不重视项目导致的结果就是,主要的金融资源都集中在传统大企业,余下部分流向民企上市公司,中小企业尤其是科技类创新企业却很难得到。要想得到资源,科技创新企业就需要千方百计跟前两类企业挂上钩才能争抢剩余的一点点。最终后果是,科技创新企业得到不到资源支持,丧失发展机会;而很多大公司却在吃老本,越吃越心虚。当然,并不是说主体审查不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对项目的审查,尤其对科技类的创新企业,到现在为止主流金融机构是缺乏项目评估能力,缺乏业务支持力度的。

第四、专利权保护。美国1980年颁布《拜杜法案》保护专利对科技创新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拜杜法案》是美国专利法的一次根本性变革,彻底解决了政府资助发明的归属权问题,对资助大学研究项目的商业化运作、促进私人企业的发展具有革命性意义,从而带来美国持续几十年引领世界的科技创新。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务实有明确导向的产业政策和法规。

第五、政府相关部门需要大力支持技术创新和技术输出。前文提到的美国国会报告就是如此。在技术标准、技术体系之争中,我们的政府乃至媒体要旗帜鲜明地为企业的技术输出保驾护航。科学技术没有国界,但科技公司是有国界的,不是我们要树立壁垒,而是为了防止对方给我们树立壁垒。中兴被美国制裁就是血淋淋的教训。手里没有核心技术被人打令人痛心,手里有了核心技术没有保护好利用好更令人扼腕!

最后,我再重点陈述一下为什么要把科技立国提到如此高的位置。因为这是我们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也是全球科技经济发展的大势所趋。上一轮互联网技术革命带来的应用巨大发展我们已经成功地分享了,并且在某些方面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但是在原有技术支撑下商业模式的创新已经走到了极致,Facebook要搞通信就是应用在倒逼技术升级的典型案例。现在在某些领域我们已经追上来了,凭借巨大的综合国力为基础,我们完全有机会实现逐步超越,我们如果不重视就会错失弯道超车的绝佳时机。下一轮的技术革命会带来更大的经济变革甚至社会变革,一项核心技术的突破可以造就一个巨大的产业,一个巨大的公司,大到甚至可以制定行业政策制定行业规则。供给侧改革就是要利用这些创新的介于宏观和微观之间的经济体来推进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带动大量中小企业的创新发展。以增量带动存量,实体经济有了新方向新产业,去产能结构调整就有了空间;经济体有了增量有了活力,利润增长业务扩张了资本市场也才能真正搞活。而这所有一切的关键就在于全力推进核心技术的突破,推进新技术的产业化应用和进一步创新。


热门文章荐读